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>正文

骑士武装系统最新章节_ 第一卷 当今之世,炎黄”组织 第一章 武离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 来源:临汾新闻网
 

    十二月的羊城,对于本地人来说,或许已经感受到了不少的寒意,但有些人却是觉得此乃一个再好不过的天气。

    譬如武离,对于一个湘府出身、经历过大雪灾的人来说,这种十来度的天气,只能称之为凉爽。

    故而他还能提起两打啤酒,捎上百来块钱的绝味,跑到海珠城这处僻静清幽的好地方来“享乐”一番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兜帽风衣,找了个没有情侣腻歪的长椅便坐了下来,将手中细碎放下,起开啤酒,戴上一次性手套之后,他便做好了享受美食的准备;可不知为何,他的脸上却是一片诡异的漠然,然没有什么“享受”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又来享受生活啦?”

    刚一坐下,就有一位身穿制服的巡逻人员满脸堆笑地走了上来,抬手向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还是只能吃点儿鸭脖?”

    略显低沉的嗓音响起,武离偏头整理着自己带来的东西,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穿着制服的大哥却是无奈地笑了笑,接道:“今天就免了吧,本来还能吃点儿零食放松一下的,但是最近上面接到通知说附近有一伙扑街在这儿鬼鬼祟祟的,没办法,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干正事儿了咯......”

    “哼......”

    武离听罢干笑了一声,却也没有多做挽留,只是仰头灌了一口啤酒,而后发出一声颇为享受的“哈”声后,才说道:“那好吧,也不勉强了,工作顺利了!”

    “行!”快速地回了这么一句,巡逻大哥便向着远处走去,末了抛下了这么一句:“吃好喝好啊,别在外面逗留太久,这地方人也不多,容易出事儿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远去,武离从身旁的塑料袋中捏起了一根鸭脖,撕咬之间不时喝上几口啤酒,就这么在寒冷的冬日之中干着大夏天的勾当。

    至于那善意的提醒,则被其选择性地忽略了过去,毕竟......对于旁人他总是缺少那么一些在意。

    街边路人来来往往,成双又成对,甜蜜的爱意弥漫着这本该新鲜的空气;远处高耸的小蛮腰之上,那四射而出的霓虹似乎也带起了丝丝暧昧之意,这独坐长椅的寂寞身影,显得是如此的格格不入。
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哪些问题
    嘶~~

    武离点燃一支香烟,在渐渐腾起的烟雾之中眯起了眼睛,视线则一直盯着手中酒瓶。

    那不断起伏的液体,映射着周围树木上的霓虹灯光,似是那黄昏之下,海边的凌凌波光一般......

    快一年了,在得知你的踪影以后我便第一时间赶回了大夏,可为什么......为什么我还是跟不上你的足迹,你在哪?

    却在他思索之际,一阵骤然闪起的金光令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,接着他只觉怀中一阵轻微的触感,似是有什么东西跌入了其怀中。

    待得金光渐渐散去,视线微微回暖之际,武离才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物件通体金色,呈正方形,棱角圆润,中心还有一颗菱形的类似宝石的东西,周围都是一些纹路符号似的装饰围绕着中间的菱形宝石,翻个转,背面同样满是纹路,不过中间刻有一个大大的“R”型纹样。

    虽是被金光闪到了眼睛,但武离还是看清了这个东西是如何出现的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正注视着瓶中液体之时,恍惚间那啤酒瓶似是整个扭曲了起来,在那扭曲的中心,是一个纯黑色的小点,黑到似乎能够将光线都吞噬的程度......

    接着,便是金光一闪,这个东西就这么从那扭曲的黑点之中蹦了出来,直直跌入了其怀中;由于酒精影响,他到现在也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......

    就在他注意力被这东西吸引的时候,他并没有注意到......在其斜后方大概二三十米的位置,正有一伙人路过,他们人人眉目之间都带着那么一丝凶光,倒也算是对得起他们头上的那“劳改头”造型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大,出来这么多天了,也没见着什么肥羊啊?你说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?都没人带钱出门的嘛?连续抢了好几个了,钱包里面都是空空如也,甚至好几个连钱包都不带,这让我们怎么活啊?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闻言那名为头的健硕男子便皱紧了眉头,抬手摩挲着下巴上胡茬,半晌后才回道:“别灰心,我们只是进去了这么几年,手生了些罢了,只要有恒心,没有什么钱是抢不了的!”

    “我能插句嘴吗?”众人闻言看向了人群当中的那个矮个儿,他整了整脸色,严肃地说道:“上回就是因为老大这句话,我们才进去坐了五年的......”

 &n请问羊癫疯这种病应该要怎么治疗?bsp;  “你们自己手脚不利索还怪起我来了?”老大当场就炸了毛,“老子为了你们浪费了这大好的五年青春,没找你们要补偿费都算好的了!这么好的老大你们哪里去找啊混蛋!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尴尬两字近乎写在了矮个儿的脸上,于是他只好指向了不远处的武离,试图转移一下注意力,“你们看那是什么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健硕男子顿时满脸操蛋地将手掌拍上了额头,刚欲破口大骂之际,却见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地看向了自己的身后,他满脸疑惑地转过身,那乍起的金光差点儿没晃瞎了他的狗眼......

    武离见这东西不知为何再次金光大盛,慌忙间只得将其快速揣入了衣服口袋之中,至此,那东西便好似找到归属的精灵一般,渐渐地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酒后迟钝的思维令其呆坐了半晌,接着才好似理清了思绪,将身旁的七七八八一股脑扔进了其右手边的垃圾箱,这才准备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却不料......

    “小哥!”随着一声戏谑地低喊声,武离被身后伸出的双手按回了长椅。

    “你那金闪闪的小东西,能不能让老哥过目一下?”接着,身后的低吟便告知了武离来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几名男子绕过了长椅,走上前来将他围在了中间,一个个面色不善地盯着他的面庞,威胁之意,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却不想,此情此景武离竟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“不耐烦”三个字清晰地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为头的壮硕男子当即便是一声冷笑,接着再道:“哥们儿,我想你是没有听清楚我说了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武离却是快速出声打断了他,“想抢劫是吧?”

    “哟呵!你既然这么懂味儿那就好了,自己老实点儿拿出来吧,免得......”

    “免什么免!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了是吧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众人的表情皆是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搞什么啊?我们不过几年没出来抢黄山癫痫病医院劫,这世道就变成这样了?!这让我们怎么混!就这么几年,你们这些老百姓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愣神之际,武离也是轻巧地站了起来,他再次点起一支香烟,深吸一口之后,将那浓厚的烟雾在面前几人的脸上来回喷吐,大有一副小孩子碰到了喜爱的玩具一般的欣喜感觉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无言,夭寿啦!你一个被抢的人还能这么嚣张的嘛?

    忍无可忍,便无需再忍,众人口中当即叫骂出声,同时也抬步而起,便要上前让这嚣张的小子跪下唱征服,然......

    却见那黑色的身影陡然一阵扭曲,几人忽觉眼睛一花的刹那,武离便已飞速转过了身,并顺势一记鞭腿挑中了身后的长椅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随即便是一声轰然巨响,那长椅竟是猛地离地而起,铁碎与木屑一同溅洒而出,就连将长椅禁锢在此的水泥地,竟也是被这巨力拉碎,地面上顿时出现了四个大坑。

    那飞起的长椅化作黑影从壮硕男子的头顶飞掠而过,数秒之后,才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坠地声响,与之一同坠地的,还有众人脸上留下的冷汗......

    “大侠!”

    连续几声“噗通”闷响,周围几人当场就跪了!

    “小弟有眼无珠,还望大侠饶命!”这异口同声地求饶,当真是可以比肩小学课堂的课文朗诵了......

    此地的异常,终是引来了过往行人的围观。

    起先对于这男子被人围住这档子事情,众人本是抱着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的心思的,但当看见那男子回身一脚将那长椅踹飞出去之后,他们先是整齐地双目圆瞪着愣了一气,接着又默契地转头四顾起来。

    摄像机呢?拍个电影怎么连个场务都没有?

    人类总是喜欢找些符合自己认知的借口来对未知事件进行妥协,诚然,这种超出常人认知的桥段,也只有拍电影一途可以勉强解释了......

    武离却是没有没有想太多,他轻轻收回了脚,一脸不屑地说道:“出来抢劫就不能锻炼下身体嘛?啊?就你们这几下还出来抢劫?抢个鸡儿劫啊!世风日下,我呸!”

    技不如人,别人就算是说你是坨屎,你也得将身子盘起来尽量装得像坨屎,所以荆门癫痫正规医院......众人只得趴伏着身子,颤抖得像个小鸡仔一般,却是不敢反驳半句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见状武离再次一声冷笑,微微俯身看向为头的壮硕男子,一字一顿道:“鸽~吻~滚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侠不杀之恩!”如蒙大赦之际,壮硕男子带头,迅速起身便欲赶快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!”

    却不想一声低吼差点儿把他吓尿了裤子,僵硬地转过身来,他堆起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讨好道:“大侠还有何吩咐......”

    “哥们儿,我想你是没有听清楚我说了什么......”却不想武离也是勾起嘴角回了一句既视感极强的句子,“我叫你......滚!”

    男子哭了,究其一生,此时此刻恐怕是他这辈子都难以攻克的心里阴影,泪水非常不争气地违背了他的本意,如决堤一般从双眼之中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虽是屈辱至极,但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只好一脸委屈地慢慢蹲下了身子,其一众小弟迟疑了半秒,便明智地选择了效仿,毕竟,他们的身子骨是肯定没有那长椅硬朗的......

    “能不能快点儿!”

    不耐地催促再次传来,众人身子猛地一颤,接着便行云流水地在地面上翻滚起来,滴溜溜地“滚”了......

    “嘶~~呋~~~”

    再次深深吸了一口香烟,武离本来沉闷的心情终是好了不少,接着他便不再去看那些二货,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,可谓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”

    待得两方皆是离开此地之后,众人才幡然醒悟,敢情刚才这不是拍电影呐?

    “开玩笑呢吧!那哥们真的一脚就把那长椅踹飞了?这么6的嘛?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真是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市政赔偿谁来付啊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哥们你角度还真刁钻啊......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